欢迎来到龙骨山书画院!

加入收藏  丨  联系我们

重视文学在艺术理论研究中的地位

“文艺”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学研究核心词汇,在文学和艺术学学科体系及学术研究体系中,通常有这样三种不同的用法及含义:一、作为中国艺术体系的总称。“文艺”等同于西方艺术体系中的“艺术”一词,彰显着“以文学为核心和引领”的中国艺术体系构成的特色。二、作为艺术之一种的文学。在中国的学科教育体系中,文学学科包含着语言学、文字学、文献学、文艺学等相当宽泛的学科内容,作为艺术的文学研究——文艺学只是文学研究的一个分支,“文艺”一词强调了文学的艺术属性。三、作为“文学和艺术”的简称。在这一层用法和含义中,文学和艺术是指两种不同的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有着不同的学科教育目标和学术研究重点。如在文学教育中强调“不培养作家”,学科教育的重点在文学知识的传授和文学理论研究人才的培养,文学基础理论的研究是学术研究的重中之重。而艺术教育的重心则在培养各类“艺术家”,注重艺术技能的传授和培训,学术研究则遵循欧美传统以艺术史论的研究为重。

  “文艺”一词这三种不同的含义实际上来源于我国文学与艺术学在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中的融合交汇、差异分离的复杂关系。在中国的文化传统和现代学科体制结构中,文学的地位曾长期高于艺术,艺术学在学科体系中归属于文学门类。作为学科理论基础的一般艺术学研究长期缺位,从文学研究入手的文艺理论研究往往成为艺术学学术领域中最重要、最具有引领作用的基础性研究,“文艺理论”既是“文学理论”,也是“艺术理论”。然而新时期以来,欧美以“艺术”为核心的艺术理论体系在国内的传播和影响愈来愈广泛和深入,新的传播技术的出现和普及使影视、音乐、舞蹈等艺术种类在社会文化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提升,而文学却走向了相对低落和边缘化的趋势。艺术学基础理论研究也在这一背景下逐步发展起来,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设立了专门开展一般艺术学研究的二级学科艺术学,艺术学要脱离文学的侵占和遮蔽,建构独立的学科和学术理论体系的呼声日益高涨。与此同时,文学的学科建设和理论研究者在欧美艺术理论体系的参照和影响下,也自觉开始了学科理论的自我规范,提出“文艺学”其实是“文学学”,“文艺理论”应改为“文学理论”,更多地以“文学理论”而非“文艺理论”命名自己的文学理论研究成果。2011年初,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宣布艺术学脱离文学成为独立的学科门类,下设一级学科艺术学理论,致力于一般艺术学的理论研究。

  文学与艺术学研究从学科层面彻底分离,两者在学术理论研究中的交叉勾连也受到诸多艺术学者的否定和摒弃。“文艺理论”由中国文学和艺术研究的核心地位,到当下的尴尬处境,主要是两种不同的内外部原因影响的结果。外部因素在于,我国的文学艺术学学科和学术体系建设在不同时期所参照的艺术理论体系的不同,在形成时期主要受到日本、前苏联理论体系的影响,以“文艺”为理论关键词和体系总称,而新时期以来主要受到欧美艺术理论体系的影响,以“艺术”为理论关键词和体系总称。而内部原因则在于,文学和艺术在我国不同时期的社会文化实践中的地位和相互关系发生了倒转,传统中是文学高于艺术、文学引领艺术的发展,而新时期以来其他艺术门类的社会文化影响开始远远大于文学。

  然而,我们也应当注意到,“文艺”作为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特色的文学和艺术体系命名,它昭示着我国文化传统中由“文”为核心的艺术体系构成,与西方以“美”为核心的艺术体系构成在精神取向和价值追求上的截然不同。当下中国,艺术学升级为独立学科门类,适应了社会文化艺术的快速发展对艺术研究和艺术人才培养的需求。艺术学者在艺术理论研究中刻意与以往的文学研究划清界限,纠正其中存在的以文学研究代替艺术研究,注重文学基础理论研究而轻视艺术实践研究,以及因此而形成的学科教育和学术研究中的偏差和不当做法,致力于探索和建构更为科学全面的艺术学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对于文学和艺术学的发展都将带来有益的影响。当然,这一学科调整的重要性不仅只在于艺术学,文学研究者也开始思考如何改变文学学科教育与文学社会影响逐步低落的现状,反思文学与艺术学的关系,并在此基础上重新进行学科定位与调整,建构以“作为艺术的文学”为学科教育和学术研究重心的学科发展方向。但在此过程中,如果学者们因此而刻意地回避和忽视文学在中国艺术理论和实践研究中的作用和地位,质疑“文艺理论”研究存在的合法性,这无疑是不可取的。中国艺术理论体系的发展需要能够涵盖文学和其他艺术门类在内的一般艺术学理论,但也需要从单个艺术门类出发阐发一般艺术理论的研究成果来丰富艺术学的建构和发展,而文学学者从文学角度探讨一般艺术理论的研究正是中国艺术研究的一大特色,正如西方的艺术理论研究和艺术史写作往往由美术学者以美术为中心来建构和完成。

  “文艺”作为中国艺术体系的核心词汇,它的存在渊源于我国传统文化价值观在现代艺术体系建构中的深厚烙印。正如西方的“艺术ART”来源于“美术art”一样,“文艺”作为中国艺术的总称,它在文学艺术学科和学术体系中的存在不会因为这次学科调整而结束,也不应以西方艺术理论体系为圭臬而加以简单否定。艺术学者们应注意到以“文艺”为总名的中国艺术体系不同于西方艺术体系的历史和现实的存在,立足中国艺术传统,关注当下艺术实践,着眼于世界艺术体系的发展,建构起中国的现代艺术体系。

  “文艺理论”作为“从文学的角度研究和建构一般艺术学,从艺术的角度研究和发展文学,从世界艺术的角度观照和研究中国艺术,以中国艺术学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的建构丰富和发展世界艺术学”的中国艺术研究方法和成果的总和,将长期存在并发挥其应有作用。在当下中国,文艺理论的研究将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和发展态势:一、艺术学学科建设和基础理论研究;二、文学学科调整和创作与批评理论研究;三、中国当代文艺理论研究的反思和重构。这三方面研究的展开,横跨文学和艺术学两个学科门类,将建构起完整、立体而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文学和艺术学理论研究体系。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战略合作 | 版权声明 | 咨询服务 |
版权所有:北京龙骨山国际书画院 京ICP备15050289号-1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